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改革在行动 > 改革撷英 > 调查研究

兴山县水土流失与治理现状及对策

别兆云

[关键词]水土流失  水土治理 现状  对策

[摘要]兴山县通过实施一系列的工程措施、植物措施、保土耕作措施累计治理小流域56条,治理面积860平方公里,全县水土流失面积从1989年的1564平方公里下降到422 平方公里,治理度55%。但是,随着现代化、城镇化、工业化的快速发展以及规模化的生产建设活动,地表和植被不断遭受扰动,我县的水土流失问题依然严重,社会民众的水土保持意识还有待提高。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其中绿色发展倡导以生态文明建设为核心, 水土保持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基础性工作,在新形势下必须有所创新和发展。

一、兴山县基本情况

(一)自然条件    兴山县位于湖北西北部、长江西陵峡北侧、大巴山余脉与巫山余脉交汇处,东临夷陵,西连巴东,南接秭归,北枕神农架,因“四周皆山,县治兴起于群山之中”而得名。国土总面积2317平方公里。省级水土保持四级区划属大巴山山地保土和生态维护区,潜在石漠化区域分布很广,局部发育为石漠化区,水土流失危险程度高;山洪灾害高发区,目前已发现地质灾害554处;人口密度小,森林覆盖率81%;全县现有耕地面积19.42万亩,人均1.09亩, 且七成是坡耕地。县境内拥有香溪河、凉台河两大水系,大小溪河156条,年均径流总量20.96亿立方米。全县可开发水能资源21.7万千瓦。全县矿产资源丰富,已探明有开采价值的矿产40多种,尤其以磷矿、银钒矿、花岗岩等储量大,质量好,拥有亚洲最大的银钒复合矿床和全国三大磷矿之一的后坪磷矿。

(二)社会经济  兴山是三峡库区县、革命老区县、贫困山区县,属于国家主体功能限制开发区。全县辖2乡6镇、96个村(居)委会(89个村、2个居委会、5个社区),568村民小组,总人口17.17万人。农业人口12.66万人,农业劳动力8.75万个。全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78亿元。完成财政总收入9.25亿元,税收总收入7.4亿元。实现农林牧渔业总产值17.8亿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6271元,收入主要集中在高山、低山河谷、公路沿线的烤烟、蔬菜、柑桔、茶叶产业,半高山农民收入来源少。近几年来,由于国家对农业基础设施投入比例的增加,我县农田水利、农村道路硬化、水土保持等相继建设,农村水电路气房等各项基础设施基本到位。

二、兴山县水土流失现状

水土流失不仅使土地资源遭到破坏,导致农业生产环境恶化、生态失衡,水旱等多种自然灾害频繁发生,而且影响其它各业发展。我县的水土流失从形式上看主要是水力侵蚀,崩塌、滑坡、泥石流时有发生。从地类分布上看,我县水土流失以坡耕地为主,占水土流失总量的40%以上;其次是荒山荒坡和疏、残、幼林地。水、土地、能源和矿产资源的大规模开发利用以及基础设施建设也导致了人为水土流失比较严重。

据初步统计我县水土流失面积422.38 km2,其中轻度139.24km2,中度187.55km2,强度62.21km2,极强烈23.01km2,剧烈10.36km2,中度及以下占水土流失面积的67%。侵蚀量192.15万吨,侵蚀模数为0.33万吨/ km2.年。无明显水土流失面积1894.62km2。依据兴山的地貌可以将水土流失划分为“低山强度流失区”,“中山岩溶剥蚀区”,“高山轻度流失区”三个区。 “低山强度流失区”涉及到昭君、峡口、南阳和古夫的30条小流域,土壤侵蚀形式以面蚀、沟蚀为主要表现,局部地区重力侵蚀也较为严重。该区人口密度大,开发性生产建设项目多,人为水土流失严重。“中山岩溶剥蚀区”涉及到高桥、水月寺和黄粮镇,该区山坡陡急,河谷纵横,土层深厚,发育较好,高产潜力较大,气候条件优越,无霜期长,是发展精品流域经济的黄金地带。“高山轻度流失区”涉及到榛子乡、古夫平水、咸水及黄粮镇的火石岭一带,区内植被条件好,林业用地面积大,是预防保护主要对象,冻融侵蚀为主,农业生产受气温影响严重,农作物经常遭受低温冻害及冰雹灾害的袭击。

三、兴山县水土流失治理成果

1988年我县自成立了水保办开始,我县的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的意识逐步增强,水土保持工作在县委政府和业务主管部门的指导下,在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采取工程措施、植物措施和保土耕作措施治理成果明显增强。

(一)水土保持重点治理工程成效显著,农村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善。   我们抓住国家实施“长治”工程、生态修复等政策机遇,一手加强《水土保持法》宣传,提高全社会对水土保持的法律认识,减少人为因素造成的水土流失;一手广泛开展水土保持综合治理,以坡改梯、封禁治理、保土耕作等为主要治理措施,探索和实施了农户承包治理、股份合作治理、租赁开发治理、拍卖山地滚动开发治理、项目开发治理等五种治理模式,高质量完成了一、二、三、五、七、八期治理工程,共治理小流域56条,治理面积860平方公里,全县水土流失面积从1989年的1564平方公里下降到422 平方公里,治理度55%,被国家命名为“长治工程样板县”,古洞口小流域被命名为精品小流域,古夫新城区被命名为全国第三批水土保持生态环境建设示范城市。通过综合治理,不仅有效治理了水土流失,改善了生态环境,还促进了生产发展,提高了群众的生活质量。同时,在古洞口、中阳小河、深渡河和五童小流域实施了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完成治理面积73平方公里。岩溶地区石漠化进程放缓,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得到了初步遏制。在峡口、昭君等移民乡镇实施了三峡后续生态屏障区水土保持治理项目,对生态屏障区范围内连片的92.58公顷坡耕地实施坡改梯,修建田间道路14.83公里,新建截排水沟12.19公里。项目区土壤侵蚀模数由3200降低到1200以下,每年可减少入库泥沙2500吨,有效涵养水源8万立方米以上。在古夫古洞口、深渡河等三峡库区重要支流实施了植被恢复项目,重点是在山顶疏林地新造生态公益林和进行低效经济林改造308公顷,封山育林49.64公顷。

(二)依法监管初见成效,人为水土流失趋势得到缓解。   近年来,我县成立了创建水土保持监督管理能力建设县工作专班。通过发宣传资料、手机短信、微信,在电视台开辟生态文明专题栏目,开展了新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颁布实施宣传教育活动。实现了水土保持国策宣传进党校,进矿区,进企业,进家庭。 印发了《兴山县开发建设项目水土保持方案编报审批管理规定》、《兴山县水土保持设施验收管理办法》等规范性文件发放到工矿企业等建设单位。严格落实“三权一案、三同时”制度,对2006年以来全县已经完成或正在建设的生产建设项目做了一次全面的摸排检查,建立了数据库。对葛洲坝水泥厂等重点项目加大了监督检查力度,依法实施水土保持方案审批程序,依法征收水土保持设施补偿费和防治费558万元。

(三)水土保持监测步入正轨,为水土保持提供科学依据。兴山县张家湾监测小区是长委和湖北监测中心在我县的一个监测站点。重点观测坡面径流小区产生径流泥沙,小区土壤含水量,以及小区农作物、经济林生长观测,收集、整理每月地温、气温月报表,并上报长委和湖北监测中心资料。这几年,我们还实行了水保工程的效益监测,分别对“长治”八期和石漠化工程的样方监测。主要是对坡改梯作物增产效益观测和保水保土效益监测。通过观测,坡改梯比原坡耕地粮食亩增产100公斤以上,人均纯收入增加300元以上,年减少水土流失量3万吨以上。

(四)森林资源保护项目有效遏制了水土流失。林是生态之根,水是生态之魂。一片山林就是一座水库,保护和发展森林,对涵养水源具有重要作用。我县积极抢抓国家重点工程建设机遇,相继实施了长江中上游防护林、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等工程,广泛开展植树造林、封山育林、退耕还林和荒山绿化,森林植被逐渐恢复,全县绿化面积每年以5万亩的速度递增,全县累计实施生态公益林建设40万亩,启动国家和省级公益林森林生态效益补偿35万亩,建立了35万亩万朝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全县森林面积310万亩,林分质量得到了提高。同时,对25度以上的坡耕地完成退耕地还林9.87万亩。政府主导,积极推广以煤、电、气代柴技术,建成农村户用沼气池、生物质炉,兴建小型水电站等等,大大减少了砍伐量,有效地遏制了我县的水土流失。   

四、治理水土流失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资源开发强度增加,人为新增水土流失。一些大规模的生产建设项目快速兴起,给土壤环境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如占用林地、弃土弃石弃渣,毁坏植被等。据不完全统计,我县交通建设、矿产开发、小水电站建设、移民迁建等项目建设共造成水土流失面积187 km2,土壤侵蚀量达132.3万吨/年,占年度土壤侵蚀量的40%。水、土地、能源和矿产资源的大规模开发,由此带来的水土流失问题也比较严重,资源开发造成的水土流失仍是我县水土保持监管的重点。

(二)自然灾害和传统耕作方式成为水土流失的主要来源。县级区域内潜在石漠化区域分布很广,局部发育为石漠化区,水土流失危险程度高,山洪灾害高发区;农业人均基本农田较少,坡耕地比重较大。农村传统生活方式比如散养放牧,致使荒地植树造林成活率低,形成“栽后破坏,破坏又栽”恶性循环局面。农村沿沟上下垄种,使坡面径流顺坡沟蚀下泄,砍楂子烧火土破坏疏林地等。这些人为因素和自然因素是我县水土流失的主要来源,我县应加强对现有植被的保护,促进生态自我修复。

(三)资金不足,来源单一成为治理进程的瓶颈。在总投入十分有限的情况下,尽管县政府把水土保持作为中心工作,整合水利水保、林业、国土、财政、发改等多部门项目资金,仍难以满足我县防治水土流失的迫切需要。水土保持工程长期属于补助性质,中央投入标准很低,需要地方政府配套和群众投工投劳,占工程总投资的50%以上。“两工”取消后,政府和水保部门动员群众投工、投劳非常困难,地方财政配套不能到位,使得规划的工程投资无法完成,只能降低建设标准或者减少治理面积。目前,国家每平方公里投资是30-40万元,但实际上治理一个平方公里需要资金80-100万元,资金短缺成为我县治理缓慢的重要瓶颈。全县亟待治理的水土流失面积420km2,按照目前每年治理水土流失8~10 km2的速度推算,初步治理全县现有水土流失面积还需40~50年时间。

(四)水土保持执法监管难度大。水土保持方案“三同时”制度落实不严,建设项目对水保设施设计、施工、监理、监测等落实不到位,存在一定的随意性,没有很好的水保设施验收管理制度。同时缺乏对水土保持法规具体的监督处罚措施,只规定“水土保持设施验收不合格的项目不得投产使用”,对此很难实施和执行,行政处罚偏轻或有禁无罚,导致违法成本低于执法成本,直接影响执法人员的积极性。虽然近几年积极开展了水土保持规费征收工作,取得一定成效,但仍然存在两费征收不到位的情况,一些企业错误的把缴纳两费理解为加重企业负担,总是找这样那样的理由,拒交水土保持补偿费和防治费。

(五)社会公众水土保持意识不强。 近年来,新《水土保持法》颁布实施后,我县充分利用广播电视,请领导发表讲话,发宣传手册,印宣传标语等多种形式大力宣传了水土保持工作。同时,积极向上争取中阳小河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项目,水保宣传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但由于我县人口分散,山大人稀,现代新型宣传媒体进入不到高山偏远家庭;宣传资金不足,使得宣传面和宣传形式也很受限;另外,生产建设过程中急功近利、破坏生态的情况仍有发生,社会公众水土保持意识还不够强。

五、对策及建议

(一)加强国策宣传,转变人民群众对水土保持的观念。

1、提高社会公众水土保持意识。加强水土保持宣教工作,提高人民群众对水土保持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重要战略地位的认识以及水土保持国策意识。以现代传媒为载体,在广度和深度上下功夫,要全民参与,小手拿大手,树立可持续发展的观念。编写县级水土保持科普教材,创建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区等,起到社会性的宣传教育作用。使水土保持国策意识在全民中深深扎根,在全社会形成关心和重视水土保持工作的良好氛围。

2、严格执行《水土保持法》的规定,不断增强群众的水土保持法制观念,坚决遏制人为水土流失现象,保护现有植被,重点抓好开发建设项目水土保持管理,避免那些急功近利、破坏生态的情况发生。

(二)水土流失治理应做到“五个结合”,放大水保效益。

1、水土保持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在水土流失治理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将水土流失比较严重的村优先安排,按照新农村建设“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要求进行规划,统筹优化安排各项治理措施,积极改善农业、农村生产、生活条件,特别是影响饮水安全,防洪安全等作为治理的重点。

2、水土保持与产业发展相结合。大力发展农村经果林,实施坡改梯,增加农业产出率,提高农民收入。加强小流域治理,抢救性保护土地资源,增加土土壤肥力。以核桃、茶叶、高山蔬菜、烤烟等主导产业。在治理过程中,特别要立足自然资源和产品优势,通过有特色、有规模的治理开发,形成综合防治模式和各具特色的小流域经济群体,彰显出一批绿色型、经济型、民生型的综合治理小流域,实现 “治一方水土、建一个产业、活一方经济、富一方群众”的目的。

3、水土保持与改善人居环境相结合。在水土流失治理过程中,实施山、水、林、田、路统一规划,拦、蓄、截、灌、排等措施统一布设,在水土保持防治省级三级区划的基础上,实行县级四级划分,明确水土流失预防保护区和治理区,改善生态环境,重点解决生态安全与改善人居环境的问题。

4、水土流失治理与生态文化旅游相结合。以生态清洁型小流域建设为契机,通过与兴发集团神农旅游公司项目对接,全力做大旅游服务产业,将其作为改善生态环境、发展生态文化旅游产业、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工程来抓。同时,加强园区环境监督检查工作,打造全县生态旅游发展最好的农业休闲观光旅游胜地。

5、水土流失治理与科技示范推广相结合。积极创新工作思路,在水土流失治理过程中尤其注重科技示范推广工作,充分发挥水土流失治理示范基地、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的示范作用。加强水土保持科学研究,不断探索有效控制土壤侵蚀、提高土壤的综合产出能力的措施,加强对治理区群众的培训,搞好水土保持科普和技术推广,科学运用互联网络,建立全县水土保持监测网络和信息系统管理,提高科技在水土保持中的贡献率。

(四)多渠道争取资金,多种模式开展治理。我县是一个欠发达的西部县份,水土流失防治难度大,国家投入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我们应坚持国家、地方、集体、个人一起上,多渠道、多元化、多层次的筹集建设资金,全面贯彻“谁造成水土流失,谁负责治理”的原则,县、乡、村应把水土流失治理纳入预算内基建计划和财政预算,并逐年加大投资。国家水土保持生态建设预算内资金、财政资金、农业综合开发资金、三峡后续建设资金,在不改变管理渠道和方式的条件下,应统筹安排,提高使用效益。引导鼓励工商企业、城镇居民、个体工商户等社会投资主体以多种投资模式进行治理开发,探索小流域治理模式,着力改善农业基础条件和投资环境,发展“庄园式”生态经济。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