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水利文化 > 水利历史 > 史海拾零

英勇搏鬥一百天——記武漢市人民的防汛鬥爭(1954年)

(新華社武漢1954年10月5日電)10月初,武漢市一百多公里的堤防線上,到處呈現一片勝利景象。現在,武漢關長江水位已退落到堤頂三四公尺以下了。飛馳的汽車正分批把防汛戰士們送回建設崗位和學習崗位,凱旋的歌聲隨風飛揚。金銀灘排水站的排水工人們已經把漬水全部排除,畦畦相連的菜園已是一片蔥綠。前些天安全轉移的農民,已結隊牽牛回鄉,重建家園。

這是武漢市150萬人民創造的歷史奇跡。從仲夏到深秋,英雄的武漢人民,和百年來未有的特大洪水整整搏鬥了100天。作為祖國建設基地之一、東西南北交通樞紐的武漢市,已經從洪水威脅下化險為夷。

6月27日,武漢關長江水位剛剛超過防汛水位,中共武漢市委會和武漢市人民政府向全市人民發出莊嚴的號召,動員人民起來確保武漢地區國家建設和人民安全。人們從工廠、機關、部隊、學校、農村、街道奔赴堤防前線,一場和洪水的搏鬥開始了。100天來,武漢市防汛總指揮部不分晝夜地緊張工作著,領導全市人民和洪水搏鬥。在長江洪水猛漲到歷年最高水位28.28公尺的前兩天,全市堤防已完成了第一期加高加固工程,堤頂標高達到29公尺半到30公尺。從7月中旬到8月下旬,長江、漢水一個洪峰跟著一個洪峰嚴重地威脅著武漢市時,武漢市的防汛大軍又先後完成了四期堤防工程。英雄的武漢人民,從7月17日到9月13日,和28.28公尺以上的特大洪水,整整相持了58天。8月18日,今年最高的洪峰來到武漢市,長江水位猛漲到29.73公尺,沿江沿河四級到六級的北風交集著雷雨,浪濤洶湧,但是堤防工程已經跑在洪水前面,像銅墻鐵壁般地迫使高出武漢市區地面三公尺到七公尺的滔滔洪水從堤外東流而去。多風的秋季來到之前,漫長的堤線外敷設成三道防浪設備:貼在堤外護坡上的蘆席、裝石竹籠,挂在堤腳的柳枝、蘆柴和堤身三四十公尺以外的防浪木排。防汛戰士們先後在堤上搶救了兩千多次較大險情,其中八次是形將潰口的大險,保住了堤防安全。總計用在堤上的土方,可以在北京和武漢之間築成二道半寬高各一公尺的長堤;用了670多萬條麻袋、草包,用於防浪的木材能繞武漢市75圈。

在緊張防汛的日日夜夜裏,處處沸騰著人們的社會主義熱情。防汛戰士們面對著波濤洶湧的洪水,背後就是濃煙滾滾的煙囪,正在興建的漢水鐵橋和基本建設工地。每個參加防汛的人都為這座名城獻出了自己的一切。工人們拿出自己的技術,用現代化的機具和洪水搏鬥。不斷上漲的洪水曾一再淹沒了一段鐵路線,但鐵路工人們把鐵路變成了一條洪水衝不斷的運輸線。他們把13公里長的鐵路路基五次抬出水面。葉文漢機車包乘組在線路被淹沒時,還駕駛運土列車,迎著風浪涉水行車。參加防汛的4000多只船舶的海員和划船工人們,乘風破浪駛過完全陌生的航道。1000多輛汽車的司機工人們,張著充滿血絲的眼睛日夜守候在司機臺上,他們把防汛器材和搶險隊員們送上最急需的堤段。七月底連續四天四夜暴風雨的日子裏,狂浪急雨把木船打翻了,把堤身打開了缺口,守衛在小張公堤上的人民解放軍戰士們,就手拉著手,臂挽著臂,身上挂著柳枝,搶堵住缺口,挽救了堤防。

武漢市郊兩萬多農民,為了保衛工業建設,保衛城市,離開自己的家鄉,從武漢週邊農村來到武漢,和工人們並肩作戰。漢陽新建的國營武漢第一棉紡織廠被洪水包圍時,武漢郊區團結鄉、漢橋鄉立即派出一支四百多農民的防汛隊伍前往支援。兩年前,他們親眼看見這個工廠從平地建設起來,隨後他們又穿上了這個工廠出產的布匹做成的衣服。農民胡先洪家裏被積水淹了,仍堅持在武昌堤上。他說:“保衛武漢的國家建設是大事,不戰勝洪水,決不回家。”

然而,使人最感動的還是千千萬萬的武漢居民。當堤防前線需要大批石頭時,一個捐石獻磚的群眾運動便在全市展開了。從清晨到夜晚,街頭巷尾到處有佩戴紅領巾的孩子們、鬚髮斑白的老人們和婦女們在揀送磚頭石塊。六七十歲的老婆婆把墊了幾十年箱子的磚頭都獻了出來,有的還親自動手把住了一輩子的磚院拆除一半。連綿的陰雨阻礙著大批土方不能運到武漢時,郊區種菜的農民就動手挖掉了自己心愛的菜園。兩萬多名家庭婦女、女學生組成的服務隊隊員們,把自己的扣子拆掉縫在防汛戰士的衣服上,撕下自己的衣袖、口袋、衣襟、褲管和僅有的被單,替防汛戰士補衣裳。當她們從堤上回來,長褲變成了短褲,長袖變成了短袖。鐵路工人家屬黃有保是千百個服務隊員中的一個典型。她的左臂已經殘廢了,她就把搓板放在桌子上,側著身子壓住,用一隻手替防汛戰士們洗衣裳。她用兩膝夾住衣服的一端,用嘴咬著另一端,用右手替防汛戰士們一針一線地補衣裳。

全國人民對武漢市防汛鬥爭的關懷和援助,是武漢市人民戰勝洪水不竭的力量源泉。100多公里堤防線上,處處都能看到來自祖國各地的防汛物資、器材和機械。人們在疾風驟雨中扛起嶄新的麻袋去加高子堤時,他們的心向著北京;百里防浪排的工人們,懷著感激上海五金工人的心情,拋下了100公斤重的大鐵錨;當排水站的抽水機把田裏積水吐向張公堤外時,郊區農民含淚微笑,向來自官廳水庫和治淮工地的排水工人表示深切的謝意。特別感到祖國溫暖和幸福的,是久居武漢的每一個居民。1931年武漢市被水淹沒的當天,米價一天三漲,菜價陡漲十倍以上。全市無食無住的饑民有17.6萬人,死亡3.2萬多人,長江、漢水漂流的浮屍無數。今年在水位最高的日子裏,祖國各地送來了大米、煤炭和幾十種鮮菜、幹菜,物價平穩,每一個家庭的生活安定如常。武漢市合作總社派人到上海採購蔬菜的第二天,上海市就匯集了大批鹹菜優先供應武漢,還派了五個幹部協助驗收,決不把壞貨給武漢人民。很多地方人民政府的財政經濟委員會和合作社部門採購蔬菜時,都先問武漢市要不要。

武漢人民戰勝了百年以來空前嚴重洪水的威脅,確保了武漢地區的國家建設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這一勝利的意義是不可估量的。但是,洪水所造成的困難,還擺在武漢全市人民的面前。10月初,全市規模的增產節約運動,已在中共武漢市委會的號召下,緊接著防汛鬥爭的光輝勝利,又轟轟烈烈地展開了。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