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风景区 > 景区创建 - 踏歌清江八百里

踏歌清江八百里

2017-12-25 14:48:04 来源:湖北省水利经济管理办公室 浏览次数:204次 我要分享:

  

踏歌清江八百里

  

图为:清江岸边巴人发祥地:武落钟离山

  

图为:清江示意图制图:万璇

  

图为:俯瞰清江一段

  

农民歌手牟秉进父子在清江边唱歌

  湖北日报讯 文/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思辉 通讯员 谭浩 张前琴

  ﹙女﹚:正月里是新年/妹娃子去拜年/妹娃要过河哇/哪个来推我呀

  ﹙男﹚:我就来推你嘛……一曲《龙船调》,短短几句问答,娇俏调皮的少女和风趣幽默的艄公,让一种妩媚泼辣的自然生气跃然而出,叫人禁不住要跟着哼起来不是?《龙船调》可不简单,它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25首优秀民歌之一,作为“人类好声音”,被嫦娥卫星带到了月球上。小雪时节,我们从武汉出发,一路向西,来到《龙船调》的源头利川。雨中,寻着了那条幺妹要过的河——清江。

  河流档案

  清江,长江一级支流,发源于湖北省利川与重庆市交界之齐岳山(一说是利川市都亭山),流经利川、恩施、宣恩、建始、巴东、长阳、宜都七个县市,在宜都陆城汇入长江。清江全长423公里,流域山明水秀,人称“八百里清江画廊”。

  河长说

  守护最美清江画廊

  清江,恩施母亲河!恩施傍江而生,依江而建,因江而美!

  巴土文化让清江灵秀多情,“河长制”让清江焕发青春,全面治理保护让清江更美更清;实施清江带状公园建设、清江干流绿化美化工程让清江魅力提升。

  “八百里清江美如画”。守土尽责,大美清江必将让来过恩施的人有一种难忘和眷恋;让没来恩施的人有一种向往和冲动;让常住恩施的人有一种幸福和自豪。

  ——清江恩施市段总河长、恩施市委书记向前进

  清江,

  你的源头在哪里

  “千万莫把清江的源头弄错了。”听说我们要写清江,81岁的当地文化专家谭宗派先生,支着伞赶来为我们引路。谭宗派数十年研究清江文化,是利川灯歌成功申遗的主要推动者,而《龙船调》正是利川灯歌《种瓜调》中的一节。

  研究清江,必探其源。清江的源头,目前权威的说法是在重庆与湖北交界处,大巴山脉的利川齐岳山。但谭宗派等专家历时数年实地探访,认为其源头还在更上游的利川都亭山,也属大巴山脉。

  沿北纬30度线西行,过了利川盆地,取道重庆冷水折回10余里,就看到一堵巨大的墨绿色屏障横在我们面前。“这就是都亭山。”顺着谭老的指引,仰头去看,嘿,好一座都亭山,纵横蜿蜒,叠嶂重重。雨后,半山腰起了雾,天山相接看不清边际。倒是那湾碧绿的清江水,很是惹眼地从两片屏障交错处,悠悠流出。

  上山,过谷,穿过那雾幕,就看到都亭山腰的龙洞沟。沟中几口溪眼,调皮地向外吐出清流。清脆的流水声在幽深的沟壑中回响。800余里浩渺的清江,是发端于这大巴山脉的几许涓涓细流吗?

  “清江水,从山间流出约摸几十里,就钻入了地下暗河。”这澄绿的水,忽而在地上流淌,忽而又坠入地下,每每呈“巨龙吞江”状。世界上最长暗河之一的利川腾龙洞,是清江流经的一条重要暗河,因为地理条件复杂,至今尚未有人对它完成全程探访。

  是谁,

  在江边纵情高歌

  从龙洞沟一带驱车往下,走了不过10多里,就隐隐有鼓点和吊嗓子声。同行的当地干部告诉我们,这里便是散水,利川凉务乡境内,紧邻清江的一个小地方。走近了,江对岸,一棵巨大的古枫树下,传出高亢男音:

  一根扁担软悠悠/挑担白米下到锦阳州/情姐爱我白大米/我爱情姐好风流……

  谁在唱歌?是农民歌手牟秉进。过了摇摇晃晃的索桥,穿过一大片包谷地,到了牟秉进家。牟家人擅长山歌,一家四代人曾上央视同台演出,被誉为“民歌世家”。

  他们世世代代住在清江边,几百首山歌,都是族人在耕作中吟唱,流传下来的。牟秉进说:“我们也没经过什么训练,从小听老人们唱,就学会了。不想,这些年很多人爱听。北京的专家说这是艺术,咱土家人会这‘艺术’的多着哩。”

  是哩!清江是古老而神秘的巴土文化发源地,八百里清江,哺育了土家儿女,而且赋予了他们能歌善舞的基因。这里走出了长阳王爱民、王爱华兄弟等一大批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民歌歌手,更传承着一种“把日子过成歌”的生活美学:人们上山唱山歌,喊穿山号子;下田唱田歌,打薅草锣鼓;死人打丧鼓,唱孝歌;结婚陪十姊妹,唱哭嫁歌……“逢年过节连更唱,两口子床头也对歌”。

  在特殊年代,老牟的山歌被认为是“黄段子”,不准唱。如今,老牟这样的民间歌手可吃香了,常有人请。他们干脆在自家小院里,支几张桌子,既给游客唱歌,也给他们生火做饭。世世代代生活在清江源的土家人,谁也没想到山水可以赚钱,更没想到平常得像白菜萝卜一样的山歌也可以上戏台,有人拿钱买票来看、来听。

  改革开放让清江流域的土家人摆脱了闭塞和贫困,鄂西地区生态文化旅游业的发展,把山水歌舞都变成了宝。如今,利川、恩施、宣恩、建始、巴东、长阳等几乎整个清江沿线城市,都被确定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国内外游客纷至沓来,人们来这里看山看水,更看文化。

  幺妹,

  喂过了猪唱歌去

  夜色中的恩施女儿城,把璀璨灯光映射进了清江的怀里。城内,大型民俗表演《哭嫁》刚刚穿街而过,街头的露天舞台上,民族风味浓郁的吹拉弹唱又开始了。身着土家民族服装的歌手李维菊正在台上飙歌:

  向王天子一支角/吹出一条清江河/声音高,洪水涨/声音低,洪水落/牛角弯,弯牛角/吹出一条弯弯拐拐/拐拐弯弯的清江河……

  一曲唱毕,台下一片叫好声。李维菊的经历很有典型性。过去,她在清江边一个叫长岭岗的山村里种地养猪。2004年的一天下午,乡里的干部找到她,说幺妹喂过了猪去车站吧,州里搞民歌比赛,推荐你去试试。

  这一试不要紧呵,州里夺冠、省里拿奖,全国民歌比赛取得好名次,7次登上央视表演,一下子成了名人。成了名人请的人就多了,现在她成了职业歌手,每天和其他几十位民间艺人一起,在女儿城的露天舞台上给游客唱歌,也教导游和游客唱。她说,山里闭塞,早些年常吃不饱饭,现在山路都通了,唱歌也有人请了,日子越过越有滋味。

  说话间迎面又走来一个土家汉子,他就是有名的谭学聪,巴东野三关人。2010年6月,他领唱的“巴东撒叶儿嗬”,在央视青歌赛原生态唱法总决赛中,摘得原生态组金奖,一曲成名。他也是苞谷地里唱出来的歌手。过去在巴东老家,他不仅种田养牛,还在清江边做过纤夫呢。

  前些年,很多人担忧清江流域的民俗文化不断消亡。彼时,撒叶儿嗬、南曲、灯歌等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也确实遭遇过后继无人的困境。所幸的是,我们沿江一路踏访,发现今天这一问题正在被市场所破解。

  土家文化研究专家张同新直言,生态文化旅游热,让鄂西民俗文化不断升温。他举例说,目前光恩施女儿城就聘请了60多名土家民俗艺人,涵盖山歌、锣鼓、传统铁艺等项目。再加上舞美、道具等各类人员多达200人。而沿线的土司城、龙船水乡、柳州城、大峡谷、清江画廊等上百个景区,家家都聘有民间艺人。“这么多人在传承演绎,我们的土家文化遗产,它消亡不了。”

  唱吧,

  唱出幸福的生活

  邂逅清江,哪离得了船?借了屯堡乡渔民向德云的老鸦船(当地一种窄木船,可承载两个人),在江面上划行,水澄澈碧绿,船如浮在空中,至于两岸的重山翠色,更是极好的映衬,“八百里清江美如画”,一点不假。

  再往前,就出了恩施市,水流趋急,老鸦船不适用了。我们改由眠羊口而下,到达建始县境内的景阳。在这里,清江面目又为之一变。但见石崖深峭,潭水澄碧,屋隐山间,村寨比邻。转过建始而至野三口,就是巴东县境内了,曲行50余里就到了水布垭电站。

  由水布垭而下数里,清江进入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境内。上游千百条细流汇聚到这里,水量大增,自渔峡口汤汤东下,就有了一幅大江大河的气派。到了此处,就不能不去都镇湾的武落钟离山。

  还是在长阳雇条铁壳船吧,不出30里便到武落钟离山。这里江水环绕,山势峻绝,风光秀美,是传说中廪君(土家始祖)的诞生地。香炉石遗址等长阳出土发现,也证明这里曾居住过巴人的先祖。综合各种传说、考古、史料,学界基本认定这里就是土家人的发源地,每年都有大批土家儿女来此朝圣。19万年前的“长阳人”在这里点燃了长江流域人类文明的第一堆篝火;4000年前,向王天子(即廪君)在这里吹响了巴国拓土开疆的第一声号角。

  如果说利川的巍巍青山是清江水的源头,长阳武落钟离山则是清江文化的源头。相传:他英姿勃发,参加氏族比武,掷剑独中、土船能浮,被奉为君王,带领族人溯清江而上。她温柔多情,是掌管盐阳的女神,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深深爱上了这个溯水而上的男人。她深情地对他说:“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居。”可他身负族群远徙发展重任,断不能许。她还不愿放弃,趁着夜色来共宿,然后化为飞虫,引来无边的虫子挡住去路。他托人带了一缕青丝给她,说权作定情信物。等她欢喜地戴在身上,他却眼含泪水,搭弓射向了那缕青丝,射落了她……

  这就是廪君和盐水女神的传说,犹如古希腊史诗般的悲剧故事。《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等古籍的记载,土家儿女的口口相传,以及分散在清江流域的多处廪君庙、德济亭(土家人尊称盐水女神为德济娘娘,故名德济亭)等等,都说明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说故事,而是一种民族信仰、一种精神图腾。

  过了武落钟离山,再下行就到了宜都市境内的高坝洲。出高坝洲不久,清江即由陆城河口注入长江里去了。就像《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描述的那样:“湖北宜都的清江入长江口,汇水之处,清江舒缓有致,江水碧绿清澈,长江气势恢弘,江水泥黄浑浊。”清江与长江,共同构筑了“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的胜景,但清与浊之间、绿与黄之间又有着一条清晰的分界线,和而不同。

  今天的清江在行政区划上是唯一一条全域在湖北的大江,它的清澈、神秘、多情,给长江注入了巴土文化的基因。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时代背景下,这保持了千万年娇俏清纯的清江水,谁又忍心去污染呢?

  探访清江八百里,末了,总感觉还有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方面没来得及去看、去记、去写。“清江的故事,十天十夜都写不完,不如一起来唱歌吧。”同船的土家幺妹拉着我们唱起那首好听的《六口茶》:

  (男):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在家不在家

  (女):你喝茶就喝茶呀哪来这多话/我的那个爹妈已经八十八……

  好吧,一起来唱歌吧!唱出阿哥幺妹的婉转多情,唱出土家儿女的幸福生活,唱出人们对新时代的款款深情。

  结束语

  长江开篇,清江收尾,湖北日报《荆楚百川》大型生态系列报道到今天刊发完毕,要与读者说再见了。

  细心的您也许会问:湖北是千湖之省,也是河流大省,5公里以上的河流有4000多条,为何报道60条就收场?

  的确,60条河流只是荆楚泱泱水系的一瞥,究其韵味,似乎意犹未尽。

  正所谓“窥一斑而见全豹,观滴水可知沧海”。这60条河流是经过精心选择的,里程长,流域广,特色明,代表了我省河流主要特点。它们或粗犷雄浑,或婀娜隽永,气象万千,饱含武陵山区民族风情,秦巴山区历史文化,大别山区红色基因,幕阜山区淳朴民风,江汉平原梦里水乡……

  为了写出这些河流的特点和神韵,湖北日报20多名记者,怀着敬畏之心,探源头,听民声,查典藏,历时一年三个月,跋山涉水,行程近3万公里,详实记录了绚丽多彩的荆楚水文化。后方编辑字斟句酌,版式制作精益求精,60期整版报道,洋洋洒洒24万多字、240多幅图片,力求形成精美之作,不负秀丽山水,不负读者厚望。

  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是党报义不容辞的职责和使命。“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河流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载体,旨在更好保护河流的河长制正全面推开。《荆楚百川》系列报道正是湖北日报牢记职责使命,围绕这一主题倾力打造的精心之作。这也是湖北日报近年来继推出《千湖新记》《绿满荆楚》系列报道之后,组织策划的第三组生态主题大型系列报道。

  党的十九大把生态文明建设提到了新的战略高度,把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条基本方略之一。荆楚生态文明建设已经进入新时代踏上新征程,湖北日报为生态文明建设鼓与呼也将谱写新篇章!(汪训前)


责任编辑:游翔 审核签发:伍红
扫一扫,官方二维码
  •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17号(430071)
  • 邮箱:sljj@hubeiwater.gov.cn
  • 电话:027-87221840
  • 我要分享
  • 今日第位访问者 您是第2714021位访客 后台登录
    主办单位:湖北省水利经济管理办公室 鄂ICP备05012882号 最佳浏览状态:1440x900 Resolution with IE8.0 above
    技术支持:湖北金软